甜蝌蚪

我不说话。

【蔺靖】我的一个道姑朋友

warming:三观不正,游戏现代AU,HE

背景:剑侠情缘三   

私心cp:明唐

并没有一发完,后续明天继续。

 @楼诚深夜60分 


这个游戏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?

人情味。

剑网三现在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,有的人走了,有的人来了,来来往往,新人旧人,即使离开了,这个江湖依旧留着他们的故事。

蔺晨玩了一个喵哥,阴阳眼,狐金破虏。他们都说别的门派的大佬怎么江湖怎么穿,而明教,大佬反而是穿得最骚的那个。蔺晨是老玩家了,从剑网三开服开始玩,在不同的区服间辗转,去过月卡服,也去过点卡服,最后停留在电五的四合一,这个服的玩家戏称为“养老服之一”,却也是有着点卡服的通病,点卡,就是有点卡。

明教的两个心法,焚影圣诀和明尊琉璃体。

“明教能切t吗?”

刚进锻刀的团,进入yy频道,就听到团长说道。团长是个炮哥,燕云炮,修的惊羽诀,拿着95级的大cw。

[毕业焚影。]

“能切吗?”

蔺晨发了一个猪头的表情,切了t,在团队频道扣字。“焚影圣诀日神仙。”

下面一群人复制。

这个锻刀车很稳,团长也很红,出了几把团内需求的武器和醉月玄晶。蔺晨美滋滋数着工资退了队,切了心法奇穴换上焚影毕业装,在副本门口守株待兔。

唐门团长说了,等下要带人打1-8十人锻刀和十人千雷。

而蔺晨则是暗戳戳地给团长加了焦点。

等焦点列表出现那个熟悉的名字的时候,蔺晨果断隐身,加了仇杀,一套连下去,炮哥的名字就暗了。蔺晨还顺手给人喂了颗截元丹(增加原地复活时间)。

[你有病吗?]

[看不惯你,还不能打你?谁叫你加阵营的?]

[不想切t就不打啊,打完了搞事情。]

[玩个游戏哪来那么多道理。]

蔺晨看了一眼近聊频道那个绿色的名字--镜严,果断下线。

大部队要来了,孤身寡喵还不得躲好点。

回到登录列表,蔺晨熟练地输入另一个账号,进入游戏,角色选择界面,一个穿着门派校服的道姑静静地看着电脑前的蔺晨。蔺晨掐灭手中的烟,摁在烟灰缸中,鼠标轻轻点击了两下,进入了游戏。他点开好友列表,找到那个好感度最高的人,右键密聊。

[情缘缘,我看到群里说,你被人杀了?怎么回事啊?0 0]

[没事,一个怪胎。]

熟悉的名字。镜严。

炮哥镜严和道姑柳晨是一对情缘,不说甜得发腻,只是平淡如水,能在一起做了“缘定三生”的成就,也足以让人羡慕不已了。

[好吧。]

[去主城挂机。]

[去三生树好不好?]

[好。]

两人神行去了三生树,过图的时候,蔺晨从烟盒中抽出最后的一根烟,按动打火机,火苗在香烟头上擦过,白色的烟雾缓慢升起。

游戏玩腻了。

蔺晨打算渣了自己。

TBC

评论

热度(22)